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.-- --
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(-) trackback(-)

ALL的話就ALL到底?

今天忍不住又看了遍AV,這次是跳著喜歡的情節看的,原來一開始祖祖就那麼的……風情萬種耍撒嬌一應俱全嘛?第一次看我還真的沒注意到……而皇叔是那麼的呵護祖祖……說實在的現在比較偏向皇叔X祖祖!其實我也很喜歡爹爹X祖祖的////////
AV群的大家都是要怎麼樣HIGH!突發本《JZ》開催!
美死了美死了!快來看看他們都是怎麼愛祖祖的!

[題名] JZ
[性質]《avatar-the last air bender-降世神通》同人誌
條條大路通祖祖向/18N年齡制限
[主筆]
秘夜星 汁兒 火駒 姜汁餅人
[內容] 穿越+正篇完結番外后續
[CP] JET x ZUKO
[尺寸] B5
[頁數] 100P左右
[價格] 未定
[販售方式] 網絡通販
[發售時間] 預計09年12月
[制作組] avatar推廣委員會AV攝制組

可惡劇透太棒啦!別這麼誘人好么?儘管說是11月多出本但是現在就等不及要看了?
開催賀圖//////儘管很蠢很漏……阿帕要舔死你……!!點開全圖
pz.jpg

塗鴉的。
1.這傻孩子不知道吃到什麽東西都給吐了,表情還很痛苦?
2.左邊那個其實是……索卡……誰人看得出啊!不太會畫那髮型……
3.這個死蠢的樣子就不多說什麽了……
fav-1.jpg
祖魂……有空多補幾個人再……
zuzu001.jpg

今天和DAZYA說了一些很糟糕的東西,然後還給寫完了(被逼得),深夜并不是H檔的專屬時間,只要硬了就可以隨時XX?
一個……阿帕X祖祖的短篇。馬賽克有,雷人獸的別看。
不過……也沒什麽不是嘛?不過是他們之間純純的友誼罷了!想那麼多幹嘛!
隱藏ING.在繼續閱讀裏面……




阿帕有一天心情不好,他想:“为什么你们每个人想骑我就骑我,凭什么! ”但是任劳任怨的阿帕还是辛苦的载着大家到处飞。 直到一个叫祖祖的人牵过了缰绳,阿帕积累许久的不满和压抑终于爆发出来:“凭什么你也来骑我?下辈子吧!” 随后他坚决的反抗祖祖骑他,反而凭借身体的优势把祖祖压在身下。 阿帕躺在祖祖身上,吐出一口气,终于可以翻身做一次自己想做的事了。

“祖克,祖克?你在哪儿?”安四处寻找着祖祖,“阿帕,你看到祖克了么?” 阿帕摇摇头,神情与平时一样,安继续去树林里寻找祖祖。
当安离开后,阿帕起身把已经昏迷的祖祖拖到一处山洞,之后又悠哉地飞了回来。
晚饭的时候安还奇怪祖祖怎么又乱跑,一定是迷路了。
夜已深,大家都入睡了。阿帕这时睁开了眼睛,他确认大家都熟睡后,只身来到藏匿祖祖的山洞。
祖祖仍然昏迷,阿帕伸出舌头舔了舔祖祖的脸,祖祖慢慢醒过来,他的上半身此时已经湿透,都是阿帕的口水。

“阿帕,你要干什么?带我走!这儿都是你的口水!”
阿帕没有理会祖祖的抗议,伸出舌头舔了下祖祖的脸,柔软湿滑的舌头贴在祖祖脸蛋上,说实在的还有点舒服。
“阿帕!你今天是怎么了?难道是索卡喂了你变质的食物吗?”祖祖以为阿帕在对自己示好,伸手摸了摸阿帕的头。
他站起身来,想了想还是烘干衣服再回去比较好,就在山洞里升起了一团火,把衣服脱下来放在火旁边烘烤。
“衣服干了就要带我回去哦,阿……啊!”
阿帕的舌头又舔了过来,把祖祖撂倒在地上。
“哈哈……好痒!阿帕别闹了,你的舌头……哈哈……”
祖祖很开心阿帕能和他玩,但阿帕可不是这么想。

阿帕的舌尖顺延着祖祖身体的曲线游走,开始时祖祖并不是很在意,他也很喜欢安的这个宠物,看起来很有安全感,可靠并且温暖。躺在地上祖祖拍了拍阿帕的鼻子表示友好,阿帕低头用鼻尖顶了下祖祖的肚子回应。祖祖看着阿帕笑了笑,阿帕色的眼睛和祖祖对视着。

这气氛本应该是温馨的一幕,可是祖祖的脸却有点发烫。大概是因为以前追杀安的时候太过粗暴,有点小小的内疚吧。
“阿帕,你原谅我了吧?我以前可真蠢,是不是?”
舌头舔了祖祖的胸部一下。
“看来是原谅我了?对吧?”
阿帕发出一声短啸。

祖祖安稳地呈“大”字型躺在地上,还在回忆着往日那些欢乐与悲伤,这时一股热流从下腹传上来,让他打了个冷颤。“嗯?”祖祖抬起一点头向下半身望过去,阿帕又大又热的舌头正在摆弄那里。
“阿帕!那里不行!”祖祖伸手去阻止,他想阿帕是热情过头无意碰触到不该碰的地方,岂料阿帕的力气的很大,根本不是他可以阻止得了的,加上这刺激让他下身无力,甚至都有点兴奋了。
“阿帕,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这样可不对,知道吗?”尽管使不上力气,祖祖还是用胳膊支撑着上半身,抬起头看着阿帕说教。
阿帕没把祖祖的话听进去,依然我行我素舔着祖祖的下半身,这里的触感比较有趣,还会因碰触而有所反应,最关键的是,它知道这样祖祖会很兴奋,从他刚才的表现就看得出。

祖祖努力想控制自己身体不要做出那样的反应,毕竟对面的是阿帕,他不想让阿帕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。“阿帕,停下来!”
阿帕当然是没有理会抗议的祖祖,祖祖只好向后挪了下身体,身体湿漉漉的,他低头看着略微有点翘起的器官,若有所思。
年轻人总是喜欢做一些刺激的事,祖祖咽了下口水,如果当着阿帕的面像往常一样解决这个问题,一定很刺激。但是……他立刻又摇了摇头,怎么在朋友面前做出这种事呢?但是……阿帕它只是头飞天野牛呀,有什么不可以?不可以,阿帕是我的朋友!
想到这里,祖祖便努力控制自己,一定要冷静下来,不可以做傻事。

他站起身,摸了下刚才“误舔”自己敏感部位的阿帕。“阿帕,我们回去吧,大家还等着我们。”
阿帕叫了一声,把祖祖顶到山洞的洞壁,祖祖没有地方可躲。“好啦,好啦,以后我们再出来玩。”
阿帕并不是等待祖祖的回答,它的鼻子蹭着祖祖的小腹,硬实又潮热的感觉让祖祖耸了下肩膀,“哦,不……”这样的摩擦实在是有点刺激,靠在洞壁上的他不由得分开了双腿。
阿帕的舌头把祖祖微微挺立的部分卷起来,祖祖感觉一阵晕眩,下体就陷入一片温暖湿润柔软的舌头中。“哈……阿帕……”他轻轻推着阿帕的脸颊,但这力度根本也连推开也不算,倒像是抱上去迎合。
阿帕的舌头在一下下动着,祖祖嘴角流下一点口水,看得出他相当沉迷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
之前那些有点害臊的想法也全都飞到南极的冰川下面了。

祖祖抱着阿帕的脸颊,略微挺起了腰,他的分身在阿帕舌头上,随着每一次舌头的律动,祖祖的呼吸也越见粗重。“嗯……”阿帕舌头离开了祖祖的身体,对着他湿润的下身吹了口气,凉凉的小风让祖祖一惊,随后阿帕温暖的舌头再次卷过来,祖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他释放了出来,那些东西都喷射在阿帕的面前。

这一刻让祖祖羞愧万分,他竟然真的做了,在自己的朋友阿帕面前。
阿帕见祖祖高潮已过,舔了下嘴巴转过身,在山洞口望着远处。
祖祖穿上那些烘干的衣服,低着头走出来。“阿帕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阿帕回头对他叫了两声。
祖祖摸着阿帕的头,跳上了他的背,两个家伙飞回了营地。

祖祖眼光里流露出一种异样的情感,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夜晚,但他宁可这些不曾发生。
阿帕,你永远是我的朋友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看,是朋友!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.17 2009
comment(0) trackback(0)

comment

post comment

  • comment
  • secret
  •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trackbackURL:http://dusted.blog95.fc2.com/tb.php/98-97c88a39

僕の.........

Dusted

Author:Dusted
個性怎麼樣也好,總之是總攻
愛:
GINTAMA(土銀)
BASARA2(長毛/毛長,東西兄貴,政宗受,光秀X政宗,信長公,光秀變態)
HITMAN REBRON!(DH)
電王(最愛白鳥布丁,MOMO,無CP)
大蛇无双(丕云,太公望个人,馬超X趙雲似乎也不錯捏!)
葛葉ライドウ對アバドン王(葛葉總受,彈總受)
降世神通(zuko總受)
NARUTO(角飛,蠍迪)
E-mail:dusted★126.com(★→@)

進行中:

新刊:
瀬戸内雙人和本-日狩-漫畫本

大正浪漫幻想-漫畫本

即刊:
明智老師的愛-漫畫本

鳥居-小說本-CP-長毛

土佐美人-漫畫COPY本-CP-毛長

10月3D兄弟-銀魂銀受生日本
《生日的時候就要肆無忌憚》

圖連醒目★

☆全力應援!!☆ 壹零伍玖戰國Only 亞洲動物園 jetXzuko ライドウ同盟 兄貴親衛隊

時間軸

地圖

管理者專用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
書架

BOX

數學無能

HIT-1818
其實踩到什麼也沒有= =

ギョタク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